悠悠风来,寂静欢喜。

那年春,除却花开不是真

__文出自【世有桃花】-安意如

· 慷慨与悭吝

旧人面,新桃花。爱的慷慨和悭吝。像桃花美得叫人无可奈何,无可捉摸。世上有太多人,惊鸿一面,彼此错过。最是伤怀,来不及说,我爱你。

    春光妖娆。她时时感到寂寞,心意浮光掠影。说不清自己在期待什么。日子就在静寂的辗转中,昼夜相承,抬头又见一年春,时间可以过得惊心动魄,却不着痕迹。

    那一日,她听见有人叩门环。声音遥遥传来,不大。心中无端一惊。心想这个辰光,有谁造访?

    出门去,见门口立着一个陌生男子。对视,复又暗惊。怎么这样眼熟。他清亮的目光似有千斤重,压得她险些抬不了头。

    稳住心神,不能失礼于人前,半天才款款行礼问道,何事?

    他清颜俊貌。秀洁的眉目如春光伸展开来,微微摇曳。

    他说,姑娘,在下行路口渴,可否见赐一碗水?语速轻缓,不紧不慢,是有修养的男子,他的恳求真叫人无法拒绝啊!

    她不知怎的,心中一动就脱口而出,你进来吧。说完又悔,忒不矜持了!况家中无人,他要是个坏人怎么办?偷眼看他,赶紧又自我安慰,看他读书人斯文样子,不像是歹人。

    便引他进了院,自己到厨下打了一碗水端出来,临转出时,对水照了照,自觉仪容端正,虽未来得及修饰,好在尚可见人。其实,可以更好看一点的。

    他站在那里饮水,看来是渴坏了。她倚着桃枝看他。温暖地注视,猜想他的身份,这时节长安城里多是应试的士人,他也该是其中之一吧。

    他喝着水,原来也忙里偷闲看她。他目光清透,锁住她的心,如一泓温泉注入,使她周身温暖。两下里目光相撞,他倒不见有异色。只她腾地双颊飞红,但愿他没看见。

    他有意将水喝得慢些,可惜再慢都会喝完,待他饮尽最后一口,两人心里都有些讪讪的。她不接空碗,只说,放在这里吧。并不急着送回厨下,怕转身,他就走了。

    他仿佛也有意,不着痕迹地拖延着,好像仍需休息。

    静默。终是他先开口道了谢。她反倒不知应什么,只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 又站了片刻,闲话了几句,都是他在说,算是挑逗吗?听起来并不轻薄。她只觉得心里欢喜得很。欢喜到了极处,又只是笑,事后想想真懊丧,觉得自己像个傻瓜。平日在家,总被夸是伶牙俐齿,不晓得为什么,见了他,连话也不会说。

    他看她,倚住一枝盛放的桃花,着一身颜色素净的衣裙,寂寞而柔美。她的美不是倾国倾城,只是浑然天成。不是诱惑的诱惑更叫人猝不及防。

    他心中珍重,竟不忍再多言唐突,借口天色不早,便告辞离去。

    见她关了门,他站在门外,望着墙内那株桃花,想着她。直到日落西山,暮色浮起,染黄了青衫才动步。心里浅浅的惆怅,如影随形了一路。

    偶然想起她,又放下。京华倦客,在长安月下流离。他是前途未卜、功名未遂的士人,有什么权利去胡思乱想。

    她站在那树桃花下,手里拿着空碗,直到夜凉风起,直到有人敲门。

    心喜心慌去开门,期望是他折返,不是他,是家人踏月归来。

    她送家人回房,看着他曾站过的地方。那桃花在月下收敛了媚气,净洁如他。

    是这样姣如清月、妍如桃花的男子。她忽然间明了了自己的怅惘。她微妙的心事,在这月下陡然现了原形,其实一直以来,就希望在这里,遇见这样的一个人。只不过今日见了他,原本朦胧的念想,得了灵性成了真。

    思来恍如一梦。只不过半日,思量却似半生已过。

    在她眼中,他亦如桃花般静好。他的一言一笑,现在想来都值得回味。看得出明显是倦累的,但仍从容。他是忧伤的,却不脆弱。她后悔没有留他坐下,没有烧热水请他饮茶,没有与他多谈几句。兴许,谈笑能化解他的愁容,闲聊能为日后留下更多回忆。也许,该多问几句……一切都还没来得及。怎么当时就那么被动,那么蠢!

    今日一别,转身两不相识,何年何月能再见?相思却不请自来。相思搅乱人心,它是个坏东西。

    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产生无可名状的倾倒。究竟为什么?我也不明白!可笑啊,无助啊!我爱上了偶然经过的你!是否我本性轻浮,你的到来只不过凑巧揭露了我本相?千百年后,一定有人笑我痴傻、轻狂、易爱。可他们不会知道,我们的邂逅不是春光乍现的偶然,是蓄意已久的重逢。一个人,遇上另一个人。两个人成为一个人。

    你原就是我的心事,潜伏心底的影子。虽然模糊却一直在我心里。山长水远,我找不到你,我看不清楚,终有一日,我等到你。我看到了你,你又离去。我的思念追不上你转身的步伐。

    星汉迢迢。分别的日子,我总忍不住思量,你会想起,你还会记得我吗?仅有一面之缘的我。也许你早已忘了我,你是如此优秀,在繁华的长安城中,你身边有那么多人来来去去,不似避居郊野山庄的我,长日幽深,心中只藏住一个路过的你。

    桃花淡淡的香气,你唇间淡淡的笑意,还未来得及绽开。我心开始不安分,为你蠢蠢欲动,又为你蛰伏不安。你眉间淡淡的愁绪,像遮住青山的白云。我多想,像春风拂过桃花,吹散它。我们之间,心有灵犀,淡淡温暖。你知道的,一眼万年。

    寂寞年华里,对爱情的渴望,犹如在沙漠中行走的骆驼对绿洲的渴望。我是爱你的,你也会爱我吧。可惜,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我们就分开了,失散了。

    是谁错手划下的银河?你我不是牛郎织女,只在尘世有过一面之缘,还来不及相许。神仙尚有一丝可能渡河相聚,凡人就只能黄泉碧落,生死永隔。

    遇上你,才会为情惆怅。我的每一次呼吸里都有了你,想念是会呼吸的痛,遗憾是会呼吸的痛。你,是潜入我血骨生生不息的暗涌。

    想见不能见,最痛。

    我听人说,只有溺于绝望的爱,人才会死去。我原瞧不起这般死去活来。可是,爱人,现在我明白了。如果死亡能换得来生再聚,我情愿舍弃此生,清静死去。

    就让我,用一生的时间,来纪念浮生中的匆匆一面。

    这一年,他一直心有所忆。常常恍惚,说不清暗藏愁绪,恰是因为无心,不经意考取了功名,遂了心愿。

    世事蹊跷,着意失去,无心反得。

    是年春色又来撩人。他又想起,长安郊外的桃花,桃花树下脉脉含情的她。带着茫茫的期许,他又踏上了前路。

    前路似归途。小院依旧,桃花依旧,他叩响门环。心中预备下无数说词,叩门,再叩。

    无人应,周身冰冷。春光霎时凋零,心凉若寒秋。

    他久久伫立门外,直到天边露出一抹晚晴的橘子色。临去时,提笔在门上写下:

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
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    墨迹淋漓,是他无声的泪。写下心意,不为别的,只为教她知道,他的心意,愿她能看见。

    过了几日,他又去,谁知佳人已逝。也许,不是什么都没发生,该发生的已发生。莫非邂逅只是邂逅,要到此为止?

    桃花笑人痴,笑他来迟。遗憾她不知,为她写诗的人叫崔护。

    爱这样慷慨,忽然就让我遇见了你;爱这样吝啬,短暂的,容不得我多说一句,我爱你。

    错过的,不是一段感情,而是一生。

    ——在唐人孟所著的《本事诗》中,记载结局略有不同,崔护抚尸恸哭深情疾呼,女子死而复活,其父将她许于崔护为妻。崔护于贞元年间考中进士,官终岭南节度使。若记载属实,女子与他有此结局,诚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但我仍偏爱残忍结局。

    有一阕词,亦是写他们的事:

重来我亦为行人,长忘曾经过此门。那年春,除却花开不是真。空捻花枝空倚门,空着眉间淡淡痕。那年春,记得奴家字阿莼。

    爱得到,得不到。还未绽放,就凋零。身后残红纷飞若雨,为谁悼未了情缘。情繁如梦,唯花开是真。

LEAVE A REPLY